鱼戏莲叶间

男神x你 尾白篇 我的男朋友超可爱

我的男朋友今天也特别可爱
尾白篇

私设有 接受指点

我的男朋友叫尾白,个性尾巴,性格体贴。

他的尾巴和腹肌特别棒,一个灵活有劲还能卖萌,一个有弹性手感极佳。

无事的时候我就很喜欢和他一起窝在一起看电影或是什么综艺。平时是他抱着抱枕我抱着他的尾巴,夏天是我抱着可乐他抱着扇子和尾巴,冬天会变成他抱着我我抱着毯子和他的尾巴。

尾白其实有点害怕疯人院题材的恐怖电影,我也怕,所以我都会躲到他尾巴后面,强行把自己的注意力转移到他僵硬的尾巴上。

作为一个优秀的英雄,尾白平时是挺忙的,不过他都会挤出时间和我视频或者通讯,和我说他看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或是问我要不要什么礼物。

即使我说不要他也会送些小东西回来,有时是零食有时是小摆件,他的朋友们也会给他出主意。

零食、茶碗、眼镜盒、耳机、夜灯、蛋糕……

我特意买了个相册,他每送一件东西我就拍下来然后在照片背面画上心情,最后收到相册里标注上日期,想等到我们老了以后拿出来回顾一下青春。

偷偷告诉你们,蛋糕和零食是笑脸,眼镜盒是小一号的笑脸,因为我只带隐形眼镜啊!但是那个眼镜盒确实好看,最后我拿来做笔盒了。

尾白的品味其实很不错,不会买回来特别奇怪的东西,只是会偶尔带来一些类似“女孩子必备xx围巾”“所有女生都想要的某某床单”这种让人不知道怎么办好的东西。

虽然我觉得这些东西的最后归宿应该是我的衣柜最底层,但是我还是好好的拍了照片,配的表情神似中毒。

尾白有些保守,经常红着脸说我穿的太露了太露了并让我去再穿件外套,天晓得我就是露了个后背和手臂。

最后我还是穿了,毕竟一件外套而已,哪有我宝贝男朋友重要。

尾白总是说他太普通了,其实我觉得他有两个地方比其他人都厉害。

一个是他爱我比别人爱的多,一个是我爱他爱的比别人多。

可喜可贺,可喜可贺。







扩列指向-qq  84236939(疯狂明示想一起吹小英雄)

你的恋人 宝石x你

宝石之国

#你的恋人超级可爱#

钻石篇

你的恋人是一块非常好看的石头,你的恋人——钻石,是一块非常可爱的石头。

不可置否,你能注意到钻石是因为她实在好看得过分,当真称得上是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。

很快你就发现,聪敏的她十分擅长将自己的外貌运用在和你的撒娇耍赖上。

你与她基本吵不起来,她只要冲你温温柔柔地笑笑,软声哄上你两句再亲昵的抱上你腰,你就歇了脾气,说不出任何气话。

大抵是因为哺乳动物的身体更加柔软、温暖,钻石非常喜欢和你肌肤相亲,不止每天都要亲亲抱抱,出去溜达也会一直和你拉着手,被熟人看到了也不会害羞。

对于钻石温柔得过分的天性你毫无办法,即使她被你教训了也毫不在乎。或者说,在乎了也改不掉。

你只能叹着气揉搓她的脸颊泄愤。

你的恋人是个让人非常操心的笨蛋,也是个好看的笨蛋,更是个温柔的笨蛋。

你的恋人是全世界最好的钻石。

青蛙日记(二)

五/        2018/1/19       晴      开心

今天出去了一整天,天黑了才到家,阿妈已经睡下了。

偷偷把伴手礼放在阿妈床边了,不知道阿妈明早起来会不会很惊喜?

阿妈说让我多交些朋友,可是我还是有点不习惯和别人交流。

怎么办呢?


六/        2018/1/20     雪    开心

今天去了天气很冷的地方,雪下的非常大。

多亏了阿妈的面包,吃下去身体就变得暖和了。

不小心贪玩了,差点露宿街头…

回家要和阿妈说“谢谢”。


七/        2018/1/21      雨    一般

阿妈今天休息在家,给我做了吃的。

不算特别好吃,但是比第一次好多啦。

阿妈做的饭越来越好吃了,真希望阿妈能经常给我做好吃的。

不管吃太多会变成胖青蛙,那样阿妈会不会就不喜欢我了?

恩…怎么呢?


八/        2018/1/22      晴   一般

今天爬了很高的山,好累,累的日记都要写不下去了。

不过带回来的特产阿妈好像很感兴趣,但是她说让我不要去太高的地方,让我多注意安全。

我这么聪明的蛙怎么可能会受伤嘛,阿妈真是的,一点也不信任我。

哼,下次不给阿妈带伴手礼了。

除非她愿意和我一起做手工。

旅行青蛙的日记

一/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.18/1/15   晴   一般

我是一只青蛙,阿妈给我起了个名字叫“呱呱”。

我不知道为什么她不愿意给我起一个很帅很帅的名字,可能是因为她起名废吧。

第一次出去旅行给阿妈带回来两三个团子,店家说这是他们家的招牌。

结果阿妈全都拿去招待梅梅了,自己一口没碰。

她不喜欢吃团子么?


二/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8/1/16   阴   开心

阿妈好像觉得我很可爱,我听见她和朋友说“我家小青蛙超级可爱啊啊啊啊怎么这么可爱!!!”

所以,阿妈还是很喜欢我吧?

虽然她还是不吃我带回来的吃的。

那扇子她会不会喜欢呢?


三/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8/1/17    晴    难过

梅梅告诉我阿妈不能吃我们的食物,因为“次元”不同。

“次元”是什么?我看了一下书也没找到答案。

不开心。

四/         2018/1/18    晴    开心

阿妈买了好吃的给我,还说虽然她不能吃但是看到我给她带了礼物还是非常开心。

下午做了手工,想做一个我的木雕送给阿妈。

但是太难了没做好,不过我相信阿妈会等我的!

啊,让阿妈看到我写日记了。

她会不会猜到我在写她?

未完待续/    

无名十五题


那些我无法原谅的事

无名十五题

1.看不见的彩虹

2.亲近之人的背叛

3.“你要变成听话的乖孩子哦”

4.逃不掉的梦魇

5.压迫的窒息感

6.再也无法拥抱的好友

7.哭不出声的绝望

8.迟到的正义

9.伪装成圣人的魔鬼

10.愚昧无知的帮凶

11.支离破碎的自我

12.治不好的心病

13.耶稣的悲叹

14.被抹去的黑暗

15.魔鬼在人间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by 喻戏莲

愿世界能对你们温柔 愿你们能被世界拥抱 愿你们的正义不会迟到@

剑三 丐毒 小虐

月色很好,苗疆的夏夜总是伴着虫鸣喧嚣,空气中还带着微微的草香。
并不凉爽的夜风带着潮湿温热的气息拂过脸颊,穿着浅紫色苗服的小丫头苦着小脸坐在门前楼梯上闹着别扭:“阿姐阿姐,我睡不着,我想听故事!”。
院子里正在喂蛊虫的女子安抚性的笑笑,柔声道:“幺妹儿,你还是早点睡觉吧,我记得你答应了阿圆圆明天一起去捉虫子吧?”
小丫头噘着嘴不依不饶开始耍赖:“阿姐你最好啦,就给我讲嘛,就一个,讲完我就睡觉。”
女子抵不过小丫头的撒娇,只得起身坐在小丫头身边:“好吧好吧,阿姐给你讲一个师姐的故事吧。”
小丫头笑嘻嘻的应下。女子清清嗓子,娓娓道来。
在很久很久以前~好吧其实也没有很久……
那日,教主突然召集教众说要找出一人前往中原打探。虽是教主的命令,然却有很大一部分人并不想前去中原。
其一,是因天一教拿各门派弟子炼尸人而有所愧疚;其二,中原人分不清天一和五圣教的区别,动不动就喊打喊杀;其三是因为……中原话不好学。
最后在教众的推举之下,一位名唤苗月的女子带着一身苗疆蛊术领命离乡前往中原。
人生地不熟,苗月迷路了。她站在路口依着巨大的呱太,操着一口不甚流利的中原话问路,招摇的服饰和叮当作响的银饰引得路人纷纷侧目却无人敢搭话。
当她不住地怀疑自己的话是不是说错了的时候,一个穿着随意,拎着酒罐子的男子走近,笑容友好张扬,朗声问道:“这位姑娘,在下正巧也要去洛阳,若是不介意就请和在下一路吧?”苗月摸摸笛子,欣然应下。
到达洛阳之后,苗月思考该去哪里打探中原,男子笑着发出邀请:“反正你也不知道改去哪里,不如就和我一起四处流浪吧!”
男子的笑容太过灿烂,让苗月鬼使神差的就答应了他的提议。
男子是丐帮弟子,名唤秦谷。秦谷自幼习武,一根打狗棒使得出神入化。当他听到苗月修的是补天诀之时开心的直接抱住了苗月转了好几圈,乐呵呵的大喊:“老子也是抱过奶的人了哈哈哈哈哈哈!”吓得苗月差点方呱太咬人,从星眸中透出的光却是愈发温柔细致。
于是一个丐一个毒就开始所谓的流浪生涯,一个武艺高强一个蛊术高超。
在流浪过程中,苗月和秦谷也变得越来越默契,关系越来越好。
“然后呢?阿姐,然后发生了什么?”小丫头眨着眼睛好奇十足,女子的笑容却是有些黯淡,揉揉小丫头的头,道:“故事就完结了,他们幸福的生活在了一起,生儿育女。好啦好啦,故事讲完了,你该睡觉了。”
小丫头噘着嘴不开心,却还是乖乖的去睡觉。女子哄好了幺妹儿,抬眼看着月亮,苦笑。
故事的后半段啊,不是能给这么乖巧的小孩子听的。
苗月和秦谷确实有一段甜蜜的时光。秦谷会酿桃花酒给苗月喝;苗月会吹小调给秦谷听;秦谷会在苗月感染风寒高烧不退时彻夜照顾,喂她吃精心熬煮的清粥和可口的小菜;苗月会在秦谷小憩时看着他安静的睡颜着了迷,偷偷亲一下他的脸颊然后自己红了耳朵;……可惜,人心终是会变的。
秦谷爱上了温婉的秀坊姑娘。
得知此事后,苗月愣在原地,手中还拿着想要送给他的香囊。她沉默片刻,道出一句:“带着她离开,若是让我再见一次,杀。”语毕,她掂起一个奇怪的手势点了秦谷的眉心,另一手上的香囊被捏的变了形状。苗月眼中的秦谷从模糊到清晰再到模糊,嘴角勾起的笑却还是苗疆弟子特有的高傲。秦谷作辑,转身离开。暖暖的阳光下,没有半点留恋,只有一地踏碎人心的脚印。
后来的某一天,战场上的秦谷从昏迷中醒来,浑身是血衣衫破烂却毫发无伤。他迷惑却无从解答,只得庆幸自己还能和秀坊姑娘相濡以沫。
后来,他和秀坊姑娘大婚,找遍了全场都未见到那抹熟悉的紫色。
又过了不知多久,秦谷到了五仙教。犹豫着向人询问苗月的事情。一袭紫衣的苗疆弟子说:“她死了。”在秦谷的追问之下,苗疆弟子叹息:“她给了别人生死蛊,以命换命,但那人好像并不知情,只可惜了她的一片心意…公子问这些做什么?”秦谷站在原地,右手紧紧握住棍身,张了张嘴却发不出任何声音,。
听世人说,他在苗月墓前喝干了几大壶烈酒;
听世人说,他至此再未去过苗疆。
坐在门前的女子回过神来,拍拍身上的灰,起身长叹:“五仙教的弟子,终还是太傻……”语毕,进了屋内。
独留夜晚的虫鸣合着清风流淌在月色中,回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