鱼戏莲叶间

剑三 丐毒 小虐

月色很好,苗疆的夏夜总是伴着虫鸣喧嚣,空气中还带着微微的草香。
并不凉爽的夜风带着潮湿温热的气息拂过脸颊,穿着浅紫色苗服的小丫头苦着小脸坐在门前楼梯上闹着别扭:“阿姐阿姐,我睡不着,我想听故事!”。
院子里正在喂蛊虫的女子安抚性的笑笑,柔声道:“幺妹儿,你还是早点睡觉吧,我记得你答应了阿圆圆明天一起去捉虫子吧?”
小丫头噘着嘴不依不饶开始耍赖:“阿姐你最好啦,就给我讲嘛,就一个,讲完我就睡觉。”
女子抵不过小丫头的撒娇,只得起身坐在小丫头身边:“好吧好吧,阿姐给你讲一个师姐的故事吧。”
小丫头笑嘻嘻的应下。女子清清嗓子,娓娓道来。
在很久很久以前~好吧其实也没有很久……
那日,教主突然召集教众说要找出一人前往中原打探。虽是教主的命令,然却有很大一部分人并不想前去中原。
其一,是因天一教拿各门派弟子炼尸人而有所愧疚;其二,中原人分不清天一和五圣教的区别,动不动就喊打喊杀;其三是因为……中原话不好学。
最后在教众的推举之下,一位名唤苗月的女子带着一身苗疆蛊术领命离乡前往中原。
人生地不熟,苗月迷路了。她站在路口依着巨大的呱太,操着一口不甚流利的中原话问路,招摇的服饰和叮当作响的银饰引得路人纷纷侧目却无人敢搭话。
当她不住地怀疑自己的话是不是说错了的时候,一个穿着随意,拎着酒罐子的男子走近,笑容友好张扬,朗声问道:“这位姑娘,在下正巧也要去洛阳,若是不介意就请和在下一路吧?”苗月摸摸笛子,欣然应下。
到达洛阳之后,苗月思考该去哪里打探中原,男子笑着发出邀请:“反正你也不知道改去哪里,不如就和我一起四处流浪吧!”
男子的笑容太过灿烂,让苗月鬼使神差的就答应了他的提议。
男子是丐帮弟子,名唤秦谷。秦谷自幼习武,一根打狗棒使得出神入化。当他听到苗月修的是补天诀之时开心的直接抱住了苗月转了好几圈,乐呵呵的大喊:“老子也是抱过奶的人了哈哈哈哈哈哈!”吓得苗月差点方呱太咬人,从星眸中透出的光却是愈发温柔细致。
于是一个丐一个毒就开始所谓的流浪生涯,一个武艺高强一个蛊术高超。
在流浪过程中,苗月和秦谷也变得越来越默契,关系越来越好。
“然后呢?阿姐,然后发生了什么?”小丫头眨着眼睛好奇十足,女子的笑容却是有些黯淡,揉揉小丫头的头,道:“故事就完结了,他们幸福的生活在了一起,生儿育女。好啦好啦,故事讲完了,你该睡觉了。”
小丫头噘着嘴不开心,却还是乖乖的去睡觉。女子哄好了幺妹儿,抬眼看着月亮,苦笑。
故事的后半段啊,不是能给这么乖巧的小孩子听的。
苗月和秦谷确实有一段甜蜜的时光。秦谷会酿桃花酒给苗月喝;苗月会吹小调给秦谷听;秦谷会在苗月感染风寒高烧不退时彻夜照顾,喂她吃精心熬煮的清粥和可口的小菜;苗月会在秦谷小憩时看着他安静的睡颜着了迷,偷偷亲一下他的脸颊然后自己红了耳朵;……可惜,人心终是会变的。
秦谷爱上了温婉的秀坊姑娘。
得知此事后,苗月愣在原地,手中还拿着想要送给他的香囊。她沉默片刻,道出一句:“带着她离开,若是让我再见一次,杀。”语毕,她掂起一个奇怪的手势点了秦谷的眉心,另一手上的香囊被捏的变了形状。苗月眼中的秦谷从模糊到清晰再到模糊,嘴角勾起的笑却还是苗疆弟子特有的高傲。秦谷作辑,转身离开。暖暖的阳光下,没有半点留恋,只有一地踏碎人心的脚印。
后来的某一天,战场上的秦谷从昏迷中醒来,浑身是血衣衫破烂却毫发无伤。他迷惑却无从解答,只得庆幸自己还能和秀坊姑娘相濡以沫。
后来,他和秀坊姑娘大婚,找遍了全场都未见到那抹熟悉的紫色。
又过了不知多久,秦谷到了五仙教。犹豫着向人询问苗月的事情。一袭紫衣的苗疆弟子说:“她死了。”在秦谷的追问之下,苗疆弟子叹息:“她给了别人生死蛊,以命换命,但那人好像并不知情,只可惜了她的一片心意…公子问这些做什么?”秦谷站在原地,右手紧紧握住棍身,张了张嘴却发不出任何声音,。
听世人说,他在苗月墓前喝干了几大壶烈酒;
听世人说,他至此再未去过苗疆。
坐在门前的女子回过神来,拍拍身上的灰,起身长叹:“五仙教的弟子,终还是太傻……”语毕,进了屋内。
独留夜晚的虫鸣合着清风流淌在月色中,回味。

评论

热度(3)